完美的技术失重的情感

时间:2022-03-04 14:03:16阅读:2211
◎周黎明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新版《西区故事》上线了。该片去年底公映后获得极高口碑,烂番茄好评率达到92%,近日又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等七项奥斯卡提名。然而,它的票房却惨不忍睹,相较于一亿美元的制作费,仅

◎周黎明

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新版《西区故事》上线了。该片客岁底公映后获得极高口碑,烂番茄好评率达到92%,近日又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等七项奥斯卡提名。然而,它的票房却惨绝人寰,相较于一亿美元的建造费,仅收获北美3815万美元票房。简言之,叫好不叫座。

近期的文艺片佳作都不怎样卖座,但《西区故事》却差别于《犬之力》《贝尔法斯特》等作品,它是一部老片重拍,而且是大导演斯皮尔伯格首次应战歌舞类型。美国本土的赞誉集中在选角的正宗,即波多黎各角色由拉丁裔演员饰演。在我看来,这恰恰暗示了影片未能激发大范围共识的内涵缘由——圈内化。

1961年的原版选用白人演员饰演女一号,这在当部属于“政治不正确”;由于女主角玛丽亚是拉丁裔,而白人演员把肤色化装得略微深色一点,并故意带西班牙语口音,现在这已成大忌,会被扣上“文化调用”或其他大帽子。但普通观众对这种细节根基上毫无爱好。打个未必得当的比方,昔时周润发出演孔子时,也有国人表示否决,依照地区匹配的极端观念,似乎应当找黄晓明、黄渤等山东籍演员才符合标准。指摘者可能忘了,《西区故事》脱胎自莎翁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这故事的时代背景压根不重要,它的核心是纯洁的爱情能克服世代的冤仇。原舞台版的四位主创——作曲伯恩斯坦、作词桑德海姆、编剧劳伦茨和导演兼编舞罗宾斯都是犹太人,他们本来的设定是上帝教信徒和犹太教信徒的矛盾,看到媒体报道少年黑帮猖獗,才改成爱尔兰帮和波多黎各帮。主创们对波多黎大家的生活一窍不通,但无故障他们创作出不正宗但经典的爱情故事。同理,莎士比亚也未必领会罗朱故事产生地中世纪维罗纳的环境。

别的,新版增长了故事中两个帮派活动的环境背景,但收场那个炫酷的拆迁区镜头,除非看成社会建筑的一个隐喻,不然只能对纽约观众或熟知该剧的铁杆粉丝有考古感化。

斯皮尔伯格的新版虽然沿用老版的叙事脉络,但新增了良多这样的细节。那是由于,相较于老版,新版坚定地采取了写实路线。影视适合写实风格,但歌舞片往往偏风格化。所谓“一言分歧就开唱”,便是把生活中的对话甚至遐想酿成载歌载舞。风格化的影片对于普通观众有较高的门槛,但一旦被接管,人们会爱上它的艺术处置。随便举两个例子:老版的收场是一大段表现街头械斗的现代芭蕾,新版更加生活化,舞蹈比例大大降低,而且舞蹈动作故意做得不整齐,恍如是平时动作的衍生;男女主角一见如故的画面,老版将舞场的所有人彻底虚化,新版也用类似手段来强化两人眼里只看到对方,但远景中的旁人没有做彻底虚化,仅仅脱离观众焦点而已。

新版为了让观众接管歌舞的假定性,做了大批铺垫,几近每一首歌都是从对白自然而然过渡到唱歌。然而,在影片收尾时,男主角托尼被枪击而死,女主角玛丽亚冲上去,她脱口唱出的那一句依然显得突兀,由于整部影片的歌舞假定性被减弱了,此刻化沉痛为歌便不再可托。

从某个角度讲,新老版《西区故事》的差异就跟美版《无间道风云》跟香港原版《无间道》千篇一律。港版是一种基于中国古代美学的风格化,大批留白和适意,而美版把潜台词都直抒胸臆了,尤其是晒台那场重头戏,俩男主直接打了起来。有人诉苦说:港版“我是警察”那样棒的台词,为何翻拍没有沿用?由于,港版里“我是警察”意味深长,但更加写实的美版若说一样的话,那就是字面意义。对于《西区故事》,不知道该片或原剧的观众先看新版是适合的,但作为熟悉老版的影迷或音乐剧迷,斯皮尔伯格并没有拉升它的艺术段位,也没有深化其感情气力,只是强化了作为虐恋背景的种族矛盾。

论手艺,新版简直无可抉剔,镜头语言及画面都尽显巨匠风采。我一向觉得,不是每位电影巨匠都适合拍歌舞片,相对于其他类型,歌舞片更需要跳脱,需要酒神精神,当然,在哪些场景、用哪类方式来跳脱,没有标准答案。可能是由于老版过于飞扬,斯皮尔伯格这回踏踏实实,只管把歌舞和非歌舞揉为一体。对于不熟悉原片的观众,这能降低欣赏门槛,但同时会让歌舞片段显得画蛇添足。衡量歌舞片的一个简单方法:像《音乐之声》那种,日后重看时,你会想跳过非歌舞片段,频频播放歌舞;而过于写实的歌舞片,你潜认识里进展把歌舞片段剪掉,大概把它们酿成正常的对白。实在,走写实路线比较彻底的做法,是将故事搬到当下,让这个罗朱原型故事跟当下接轨。

网上有人比较镜头的灵活性,当然是新版秒杀老版。一样,演员的能力也是新版更胜一筹,毕竟现在演歌舞片早已时时兴他人配唱了。女主角瑞秋·泽格勒是新人,颇有点“美国刘浩存”的命运,由于初登银幕便被大导相中,但影片却推延公映,资源滚滚却遭黑粉猛踩。公允地说,安索·艾格特和泽格勒的表演均超过原版,而且两人也还算般配。最出彩的依然是演阿妮塔的女配,那本来就是一个抢戏的角色,百老汇身世的阿丽亚娜·德博斯唱跳工夫均了得,再加上原版的阿妮塔这回饰演店东,甚至包办了《某个处所》这首压轴歌,让那对小情侣相形见绌。

理想状态下,《西区故事》应当激发类似《泰坦尼克号》的观影体验,都是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的变奏嘛。然而,除了私订终身那首《一只手、一颗心》让我打动了一把,其他处所我均逗留在欣赏博物馆艺术的镇定状态。该片确实是四平八稳,近乎完善,但匠气过重,感人心弦的处所反而少了一点。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